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  樊璃的及時出現,讓樊一鳴眼眸微瞇道:“呦,我這高冷傲氣的堂哥也有多管閑事的時候?”

  “樊一鳴,今天是外公為穎兒舉辦的宴會,你要是想酒后鬧事,我會讓保鏢請你出去。”

  “堂哥,你這是在威脅我?”樊一鳴笑的痞氣。

  望著這個一向狂妄自大的堂弟,樊璃冷聲道:“是不是在嚇唬你,你可以試試看。”

  “這個女人究竟和你是什么關系?”

  面對樊一鳴的質問,樊璃回答道: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  他回的果斷直接,讓凌月卻驚得失語了。

  但她并未急著撇清關系。

  萬一以后再次碰上這個煩人的樊一鳴,她還要想辦法去應付。

  就算跟他直接打一架,她還不知道能不能打贏。

  如果能夠借著樊璃的名頭省去些麻煩,她也不介意的。

  可樊璃的話,樊一鳴根本不信。

  他掃了眼凌月臉上未收盡的驚訝,嘴角勾起一起弧度:“呵,原來堂哥對她也感興趣……看樣子,美人還沒有到手,不然她也不會因為你剛才的話而感到吃驚。”

  樊一鳴即便是喝了酒還有點醉,但眼光依然毒辣,立刻看出了破綻。

  不愧是游走在風月場所的老手。

  男女之間的那點事,看得很清楚。

  他的話已經讓樊璃極其不悅。

  樊璃眼神復雜的看向凌月,她表情有些無辜,她可是什么也沒有說啊!

  她已經很配合了好嗎?

  但為了補救,凌月主動挽住了樊璃的手臂,語帶埋怨道:“阿璃,你這個堂弟也真是的,屢次找我麻煩!”

  她的主動親近,讓樊璃順手摟緊了她的腰肢,輕聲責備了一句:“誰讓你穿的這么花枝招展,連我的堂弟都看上了你。”

  “可惜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,誰要是再敢覬覦你,我就挖了他的眼睛,讓他知道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要的。”

  這話明明是望著凌月說的,可誰也不傻,這話就是說給樊一鳴聽的。

  女傭嚇得早已經貼墻溜了,哪里敢繼續看這種豪門內的爭斗。

  整條空曠的走廊只有凌月他們三人。

  但眼下的氣氛卻越發緊張,樊一鳴向來是個臉皮厚實的主。

  即便是樊璃說的很清楚了,他還是一臉無所謂道:“堂哥,這追求女人,也講究個先來后到。就算要公平競爭,你也不能這么霸道的占為己有吧?”

  “樊一鳴,瞧瞧你這幅胡攪蠻纏的嘴臉,別在這里給你父親丟臉!”

  這個二叔的私生子,確實是樊家最大的毒瘤。

  吃喝嫖賭樣樣都來。

  將樊家名聲在外面使勁的敗!

  當年樊國強愛上一個有心計的女人,但她卻是個坐臺小姐。

  最后還生下了樊國強的孩子,就是樊一鳴。

  樊璃的父親樊遠在世時,因為疼愛自己的弟弟樊國強,在樊一鳴出生后,樊遠主動在父母面前說情,讓樊家接受了樊一鳴。

  畢竟孩子是無辜的。

  而且樊國強愛上樊一鳴的母親時,樊國強正處在喪妻的階段,也算不上出軌。

  樊家二老接受這個坐臺小姐生的孩子后,就讓樊國強將孩子養在了外面。

  但樊國強的寵愛是一點沒有少。

  樊國強本來就重男輕女,有個兒子來繼承家業后,自然是寵得樊一鳴無法無天。

  等樊一鳴的母親因病過世后,樊國強更是公開了樊一鳴在樊家的身份。

  還將手里的不少產業交給了樊一鳴。

  自從樊遠和何曉月去世后,樊國強也沒少幫過何中民一起撫養樊璃和樊天麟。

  出于親情和恩情,樊家兩兄弟對于這個小堂弟,平時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

  自己的親爹都不管教,他們不過就是樊一鳴的堂哥,也不好太不給二叔面子。

  可此刻樊璃搬出二叔的身份來,也無非是想小事化了。

  不想今天舉辦這場宴會的外公失了顏面。

  但樊一鳴卻是一陣大笑,完全不買賬。

  “你少拿我爸嚇唬我!堂哥,是你傻還是我糊涂,難道你還看不明白嗎?你外公為顧穎兒舉辦的這場宴會,無非就是為了告訴所有人,顧穎兒以后會是樊家的孫媳婦!”

  “你現在摟著別的女人,如果你外公看到了,你說他會不會氣的暈過去?”

  樊一鳴不懷好意的剛說完,不遠處就傳來一聲低吼:“阿璃!你這是在做什么?”

  此時,何中民就站在走廊拐角處。

  他身邊還站著剛才從走廊上逃走的女傭。

  看來是女傭將事情通報給了何中民。

  還不等樊璃松開凌月的腰肢,她已經自動撤離,與他劃清了界限。

  樊璃黑眸一寒道:“你這是做什么?”

  凌月低垂著眼眸沒有看他,她正色道:“樊總,謝謝你剛才幫我。但我還是不敢欺騙你外公……”

  他們之間的對話,讓站在一旁的樊一鳴眼底全是得意和嘲笑。

  “呵呵,果然裝不下去了。”

  樊璃狠狠抓起凌月的手腕,語氣強勢道:“我就算不是你的男朋友!我也是你男人!至少我睡過你!我不準你跟樊一鳴再有瓜葛!聽清楚了嗎?”

  在凌月還來不及說什么時,何中民已經氣沖沖的走到了他們的面前。

  “阿璃!你還不放手!”

  何中民一臉怒容,樊璃冷著臉甩開了凌月的手。

  “凌月!你這個女人真是恬不知恥!當初天麟已經給了你酬勞,你為什么還要對阿璃糾纏不清?”

  凌月抬眸望著他,眼帶歉意的說道:“何老先生,當初我是騙了您,是我不對,我向您道歉!但我和樊總的事情,您有所誤會……”

  何中民瞪著眼睛打斷道:“誤會什么?我都親眼看到了!你當我是瞎子不成?你和阿璃在這里拉拉扯扯像什么樣子!”

  “今天是我為穎兒特別舉行的宴會,你跑到這里來是什么意思?我根本就沒有邀請你!”

  “要不是看在你老板慕容先生的面子上,你有資格在這里嗎?”

  他陰沉著臉繼續道:“你馬上給我離開這里!再不走,我就派人把你趕出去!”

  話都說的這么難聽了,凌月自然是面上無光。

  她道:“何老先生,我對樊家的一切都不感興趣!今天無非就是陪我老板來參加宴會。”

  “告辭!”

  樊璃親眼望著她離開,此刻若是強留著她,只會讓外公更加遷怒于凌月。

  外公年事已高,樊璃也擔心氣的外公進醫院。

  他面色不佳道:“外公,我還有點公事要處理,我先回公司了。”

  “你現在不準走!”何中民怒聲道。

  樊一鳴對著何中民恭敬的半鞠躬,提前撤離了。

  他要趕著去追凌月。

  樊璃望著疾步離開的樊一鳴,心里有些擔心凌月。

  在看到不遠處站著的墨凡后,樊璃當即給他使了個眼色。

  墨凡點了下頭,轉身便去追樊一鳴了。

  何中民也看到了離開的墨凡,但他并不關心。

  他只是寒著臉道:“阿璃,你現在跟我去趟書房,我有話對你說。”

  ……

  匆匆離開的凌月,沒有選擇去大廳的正門。

  她隨意攔住一個宴會里的服務員,問了后門的位置后,她就往后門的方向走。

  慕容杰剛好在走廊的盡頭看到疾步往前走的凌月。

  還來不及叫她,她就消失了。

  他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了她的電話。

  可響了好一會兒也沒人接聽。

  慕容杰才想起下車前凌月告訴過他,她的手機忘帶了。

  當他正準備親自去找凌月時,一個男人身影比他更快速的追了上去……
3d豪情 电影粤语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