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|收藏本站
秀小說網 > 這個炮灰我罩了![快穿] > 20.這個學霸我罩了
  被電梯聲拉回神, 顧川柏晃了晃腦袋, 也朝陸燈咧嘴一笑, 拉著行李箱進了電梯。

  研究生新生報到都在行政樓三層,只是來報到的新生大都會先安置好行李, 少有拖著這么重的行李箱來報到登記的,對方大概是確實一點都不認識路。

  行李箱里不知裝了些什么東西,分量不輕, 顧川柏常年健身, 拎了這一路都已覺隱隱吃力。

  沒有讓陸京墨接手, 顧川柏幫他把行李箱拖進電梯, 正要去按三樓的按鍵,一群熱火朝天的新生忽然涌了進來, 轉眼就把不大的電梯間擠了個水泄不通。

  周日行政層休息, 會來的大都是報到的新生。電梯里另外的兩個年紀看起來也不算大, 那群新生立時放了心, 興奮地交談起來。

  電梯里一下喧鬧的不成樣子, 陸燈眨眨眼睛, 不著痕跡地向電梯角退了半步。

  他的動作很輕微,幾乎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 顧川柏的目光卻動了動,將手中扶著的行李箱一轉,空著的手有意無意撐住轎廂, 替他隔出了一片狹小卻安寧的空間。

  這樣的動作讓顧川柏的身體微微前傾, 兩人身形反而有所拉近, 寧神木的香氣悄然散開。

  電梯門合攏,緩緩上行。

  陸燈抬起頭,迎上那雙有意挪開目光的眼睛。

  軒挺的身體忽然貼上來,卻仍體貼得沒有挨得太近,輕輕松松就將他圈在了轎廂和手臂之間,在他的身旁無形立起了一道屏障,嘈雜的人聲仿佛也被一瞬隔開。

  剛大學畢業的青年還遠沒有日后的熟練坦然,朗俊面龐繃得嚴肅,反而流出意外的隱約緊張,撐著轎廂的手臂僵硬筆直,目光若無其事,耳根卻透出淡淡緋色。

  看來剛剛在路上撩自己,也不是多常有的情況。

  陸燈抿抿唇角,還是沒能忍住笑意,插在口袋里的手動了動,摸到鑰匙上拴著的鈴鐺,在指間輕輕轉了轉。

  往日利落的電梯今天上行得尤其慢,顧川柏頸后已隱隱添了些汗意,見陸京墨沒有抵觸自己的動作,才終于稍稍松了口氣,一寸寸挪回目光。

  然后毫無防備地撞進了黑潤眸底的清湛笑意里。

  目光咻地轉開,顧川柏深吸口氣,重新穩住心神,盡力將視線集中在青年柔軟服帖的發尾。

  電梯居然還在二樓停了一層。

  門打開來,意料之中是空的。新生們在耳邊抱怨著誰會在二樓按電梯,顧川柏沉默地數著心跳,腦海里仍是那一眼瞥見的滿滿笑意。

  要穩住。

  沉穩調整著呼吸,顧川柏把心態重新放穩,沿著發際挪回目光。

  陸京墨沒在看他,背靠在轎廂上,借著他隔出的狹小空間掏出手機,翻看著上面的通知。

  大概是常年埋頭學習,青年的膚色偏白,襯得眼睫尤為濃長。路上被太陽曬出的些許汗意已在空調下干透,柔軟的短發垂在頰側,五官柔和精致,唇角仍帶著好看的淡淡弧度。

  大概是看的人實在太安靜,心緒也漸漸平緩下來,顧川柏低頭端詳著他,又在陸京墨注意到之前及時轉開了視線。

  要是二樓半還能再停一次就好了。

  *

  沒能聽到他內心的愿望,電梯在三樓停下,那群新生也說笑著出了電梯,熱熱鬧鬧地朝報名處涌了過去。

  顧川柏不無遺憾地輕嘆了口氣,拎著行李箱松開手臂,正要出門,一只手卻已經重新按上了面板。

  襯衫被松松挽過幾道,露出清瘦的手腕,指尖白皙修長。

  顧川柏看著那只手怔了一秒,忽然意識到他按下的是寫著七的按鈕:“等等,不對——”

  七樓是專供特聘教授的辦公樓層,設施和下面截然不同。不僅配備了不限時的機房和期刊室,每間辦公室里還都設置了獨立的休息室和淋浴間,不論居住面積,幾乎已經比得上普通的一居室。

  行政樓誰都能來,七樓卻不是誰都能上去的,必須要專門發放的門禁卡才行。

  顧川柏只在大學時曾經跟著教授上來過一次,見到陸燈徑直按上了七層,阻攔的話說到一半,眼睜睜看著陸燈從口袋里摸了摸,掏出一串鑰匙,將一塊藍色的圓形卡片貼了上去。

  鑰匙上不止拴了門禁,還有一顆燦金色的小鈴鐺,隨著他的動作晃晃悠悠,清脆地叮當作響。

 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視線,陸京墨手腕輕巧一翻,收起鑰匙回頭望他,眉眼間就又透出融融笑意。

  顧川柏忽然覺得事情有些不妙。

  本校直升,這點消息還是靈通的。小道消息確實說生物系最近特聘了一位尤其年輕的植物學教授,可對于教授級別來說,四十歲都算年輕有為,誰也不會再往三十以下考慮。

  門禁是好用的,電梯門重新合攏,緩緩上行,往七樓直升上去。

  望著他微變的神色,陸燈眼里笑影愈深,從口袋里摸了摸,取出塊糖遞給他。

  看著很可能是z大史上最年輕教授的青年,顧川柏的掌心忽然滲出涔涔汗意,低聲道了謝,將那塊白白胖胖的奶糖接了過來。

  ——他剛剛在路上用一罐可樂撩了教授,報了自己的名字和系別,和教授勾肩搭背,說了大概夠被處分十次的實驗室違規記錄。

  還把教授在電梯里壁咚了,居然。

  顧川柏覺得事情非常不妙。

  “冰淇淋好吃嗎?”

  看出了他突如其來的局促,陸燈決定說點什么來緩解氣氛,仔細想了一陣,還是挑出了個自己最感興趣的話題。

  工作人員對規則很敏感,他不是沒進過實驗室,卻從沒試過拿液氮來做冰淇淋。雖然系統世界美食不少,但單這一道聽起來還是頗感新奇。

  顧川柏正在沉思自己這學期有幾節植物學課程,冷不防聽他又提起了冰淇淋,背后陡然竄起些液氮同款的涼意:“其實——這也只是我們的一些課余討論,是關于分子美食學的拓展思考,還沒有付諸實際……”

  陸燈眨了眨眼睛,不置可否地點點頭,目光在他臉上掠過,唇角抿起細微弧度。

  停住了打算從冰淇淋講到流體動力學的話頭,顧川柏迎上那雙清透澄凈的眼睛,心頭跳了兩下,無聲握緊了行李箱的拉桿扶手。

  “其實就是把奶油和牛奶混合,加香草和調味劑,然后加液氮直接攪拌,做法非常簡單。”

  電梯停住,緩緩打開。顧川柏拎著行李箱陪他一起向外走,認認真真地輕聲說下去。

  “液氮的溫度在-196c,但氣化點也低,有防護的短時間接觸不會受傷。在快速冷凍下,凝結的晶體顆粒可以做到納米級,口感會更細膩柔和,奶香味更濃,融化的也慢。”

  被他所描述的口感吸引,陸燈掏著鑰匙,一邊專心聽他繼續介紹。

  青年的相貌柔和,黑眸中閃著專注的清亮光芒,這樣認真地聽著自己講話,就顯得尤為單純溫軟。

  顧川柏不由挑起唇角,忍住了抬手去揉揉他腦袋的沖動,語氣愈溫:“只要手法熟練,做出來的味道還是很不錯的。”

  陸燈眨眨眼睛,愈發生出期待:“你會做嗎?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顧川柏張口就要承認,目光落在辦公室門口已經標注有【特聘教授陸京墨】的名牌上,想起自己這學期四學分整整十七堂的植物學大課,陡然清醒:“……不是很會。”

  面前的教授看上去就單純善良,一定是嚴格遵守實驗室守則的典范。不論被他知道自己違反紀律,還是被自己帶著違反紀律,都怎么看怎么不合適。

  年輕得過分的植物學教授輕輕嘆了口氣,不無失落地點點頭,抬手將門推開。

  往好里想,至少是不用寫作業的。

  沒有因為吃不到更細膩更柔和奶香更濃的冰淇淋失落太久,陸燈迅速振作起來,抬手要去接行李箱,顧川柏卻已將那只沉得過分的行李箱提起來,幫他拎進了門。

  辦公室里的布置沉穩大氣,紅木辦公桌坐落在窗邊,純黑色的真皮沙發,金屬臺燈,書架占據了一整面墻,整間屋子都透著鮮明的科研氣氛。

  特聘教授都是拿高昂安家費接過來的,大都會在學校外有專門準備的住房,這里只供在學校研究備課和偶爾短住,自然一切都以方便為主。

  卻未免有些太寂寞了。

  正出著神,一個紙杯已經被遞到了手里。顧川柏抬起頭,陸燈朝他笑笑,把那杯水塞給他,拉著他坐在沙發上休息,回身整理起了行李箱。

  為了令身份顯得更逼真,系統實在沒給他少塞裝備。眼花繚亂的專業著作一本接一本,還有一摞整整齊齊的打印文獻,怪不得拎過來的時候這么吃力。

  要不是顧川柏,自己把這個行李箱拎上來,即使有電梯,胳膊只怕也是要疼上半天的。

  早習慣了安靜,平時又不住在這里,陸燈倒不覺這間辦公室有什么不好。把里面的書逐一抱出來,搬到書架上認真碼齊,腦中還在轉著做冰淇淋的事。

  以他現在的身份,應該是可以和主系統申請,拿到贊助開一個私人實驗室的,液氮也不算有多難買。

  分子美食學聽起來不錯,顧川柏現在還不完全敢信任自己,等到兩個人熟識些,一定就有不少新東西可吃了。

  把一本厚重的銅版紙書籍塞進書架,指尖劃過鎏金的高深拉丁文,陸燈挑起唇角,眉梢舒開些許弧度,心里已打定了主意。

  到了教授級別的學者,大都不喜歡外人隨意動那些珍版書籍。顧川柏捧著紙杯坐在沙發里,目光落在青年忙碌著的身影上。

  夏日的陽光亮得晃眼,透過明凈的玻璃窗,灑在小教授溫秀柔和的眉眼上,把眉梢舒開的那一點弧度襯得尤為好看。

  陸京墨整理得專心致志,暫時發現不了他的目光。顧川柏瞳色微暖,放開膽子凝望著那道身影,藏在口袋里的手一動,將那顆奶糖在掌心握住。

  z大名家云集,所見的教授卻也都已人過中年,或嚴肅或溫和,一心扎在學術里,配上這樣的辦公室也顯得合份。可看著眼前的青年,顧川柏滿心卻還都是他眸光清亮,專心聽自己講著冰淇淋的樣子。

  還在學分和那雙眼睛里的笑影間掙扎,顧川柏將紙杯放在一旁,心事重重地盤算著,余光卻忽然掠緊。

  放上去的那本拉丁文著作沒能立穩,搖晃兩下就往下落,陸京墨正往下一層放著書,匆忙側身想要避開,卻因為手上被書滿滿占著,在接書還是躲開間猶豫一瞬,動作就跟著遲滯下來。

  “小心!”

  那部書是銅版紙牛皮封,四角還鑲著鋒利的金屬裝飾,砸一下絕對有得夠受。

  顧川柏急聲提醒,箭步沖過去,一手攬著人牢牢護進懷里,借著身高優勢,抬手把那本書搶先接在手里。

  陸京墨手里抱著的都是書,為了不讓過大的動作把書都摔到地上,顧川柏攬著他的手臂順勢回圈,將那些書托穩,卻也把人結結實實抱了個滿懷。

  電光石火,辦公室里已重新安靜下來。

  懷中的年輕教授似乎并沒有被這樣的變故嚇到,在他懷里仰起頭,眉眼一展就又笑意吟吟,溫聲開口:“謝謝你。”

  兩人的身體貼得極近,甚至能聞見陸京墨身上清新的草木氣息。

  已經沒了危險,顧川柏的心跳卻依然激烈,被那一笑愈晃了神,摟著他的手臂僵了半晌,才驀地驚醒,撤開懷抱快步退開:“對不起,陸教授——”

  “京墨。”

  陸京墨淺笑起來,耐心糾正一句,把懷里的書放好,接過他手里舉著的那本書。見顧川柏依然沒什么反應,抬手在他眼前晃晃,又把整句補全:“叫京墨就好。”

  那本書分量十足,陸京墨雙手去拿,溫暖指尖疊上顧川柏因為過于緊張而泛涼的手指,見他仍不松手,挑眉輕敲了兩下。

  力道極輕,卻觸得顧川柏打了個激靈,將書交回去,目光凝落在陸京墨柔軟的短發上。

  帶壞一點,好像也可以。

  陸燈整理好書架,就要繼續去收拾書桌,才回過身,卻被顧川柏握住了手臂:“……京墨。”

  不論化名成什么,都喜歡聽這個人一本正經叫自己名字的語氣。陸燈微抬起頭,迎上顧川柏仿佛尤其凝重的神色,也認真起來,安靜等著他的下文。

  顧川柏心跳愈快,深吸口氣緩聲開口:“其實——我很會做冰淇淋……”
3d豪情 电影粤语在线观看